您的位置: 河源资讯网 > 历史

神所眷顾之人 081 衣裳

发布时间:2019-09-25 17:15:49

神所眷顾之人 081 衣裳

第二天一早,安妮雅醒来,薄膜外的海水已从墨黑转为深蓝,不同于夜晚深沉的黑,黑的有些骇人,白天的海底还是非常漂亮的。深蓝色深深浅浅的印在薄膜上,尺寸巨大的鱼群从薄膜上空一穿而过,紧接着就被一只更大型的鱼撕开鱼群,咬住其中一只后悠然撤退。

安妮雅又去了昨晚感受到那股**着她的地方,在薄膜里看了一眼,似叹息的叹了口气

神所眷顾之人  081 衣裳

,转身缓缓的往回走。

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看到安妮雅,冲她扬起一个笑脸:“姐姐早上好。”

安妮雅回以微笑。

“安妮雅姐姐。”小女孩一边舔着安妮雅给的棒棒糖,一边问:“外面是什么样的?”

“外面啊?”安妮雅歪着头,慢慢思索着回答:“外面有很宽广的陆地,城市很大,房子很多,人多的望不到边。阳光是金灿灿的,树叶都是绿色的,只有冬天才会变黄变红。有好高好高的山,仰着头都看不到顶……”

安妮雅说了许多,都只是陆地上最常见的景色,但是小女孩依旧生出神往之色。

“真好,我也想去看看。”

“会有机会的。”

“真的?”小女孩歪着头,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真的。”安妮雅被小女孩的表情逗笑了,笑吟吟的回答她,眼神却无比的认真。

“嗯。”小女孩点点头。

“安妮雅大人!”莱特神色慌张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安妮雅问。

“他们,他们来了。”莱特大口喘着气。

“哈里斯家?”安妮雅微微眯眼,脸色瞬间不善起来。

“是。”莱特点头:“您先躲一躲吧。”

安妮雅也不推辞,一转身就钻进了小世界中。

小世界自我调节能力极佳,被海水浇了一通,不过2天就已经看不出痕迹了,太阳十分灿烂的挂在空中,花草全都精神饱满的绽开着,酥糖单脚站在树枝上,小脑袋藏在翅膀里,眯着眼睛闭目养神,全身蓬成了一个毛茸茸的球。

微微松了一口气,安妮雅静静的靠在树干上,小世界中的空气让她非常的舒服,她一边闭目养神,却竖着耳朵仔细倾听外面的声音。

……

就在安妮雅钻入小世界中之时,一行五人正从村口走进村子。

为首的是一个约莫50多岁的老头,老头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干瘪精瘦,穿着一身华丽的丝绸,手上戴着4、5个宝石戒指,豆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看着村子里的景象一阵阵的嫌弃。

他身后跟着两个精壮的汉子,身材雄武,指节粗大,眼神漠然,让人望而生畏。

后面两人不过普通仆役打扮,各自推着一辆板车,车上放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粮食。

“老规矩,上交十株沁玉,换你们一个月口粮,交不出来的话,哼哼……”为首的老头语态傲慢,就好像以前每年来村子里收税的税务官。

村民们都低下头掩饰自己眼中仇恨的目光,抱着花盆的几人将手中的花盆放下,老头仔细检查过后,不满的巡视了一眼:“这一回的质量怎么这么差!扣两袋麦子!”

身后的仆役闻言立即用刀割破两袋麻袋,将麻袋里的麦子随意的洒在地上。麦子是最劣质的黑麦,被风一吹,立即飘散在地面上。

“你!”脾气火爆的姑娘翠西,双眼一瞪就要骂出声来,立即便被人从身后抱住捂住嘴巴,被人低声劝了两句,翠西不甘不愿的低下头,只是眼神怨毒,恨不得扒皮吃肉。

老头对翠西的目光毫不在意,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对大人不敬,再扣两袋。”

这一回,无人再有任何话语,全都低着头,老头对他们藏起来的眼神是怨毒还是愤恨毫不在意,一脚跺在几个被扯破的麻袋上,脚板在麻袋里余留的麦子上碾着,将里面仅存的黑麦碾成粉末,催促着让两名仆役将剩下来的麦子搬下来。整个场面寂静无声,只有轻微的脚步声以及衣物与麻袋的摩擦声。

“下一回再有不敬,可就不止是两袋麦子的事了。”老头哼哼笑了两声,带着十盆沁玉就要离开。

突然,其中一个神色漠然的壮汉眼中精光一闪,大步走到一旁的草丛中,从中拎出一件细棉衣服。

虽然只是细棉的衣服,但是上面针线细密紧致,设计精致,颜色鲜嫩,能够衬托出衣服的主人姣好的容貌和身材,价格不低,不是这样的一个小山村应该能够获得的。

“哎呀呀,瞧瞧发现了什么?”老头相当得意的用拇指和食指拎起衣服的肩膀处:“看来,咱们有客人啊,啊?”老头最后一个语气词微微上扬,有些讽刺,带着抓住人小辫子的得意。

他缓缓的巡视了一眼四周,绿豆大的眼睛散发着迫人的光芒,村民们如芒在背,各个都不安的低着头,眼神四下晃动,回避着老头的目光。

“那……那是我的!”翠西脾气火爆但性格好强,在其他人都退缩不安的时候,她一挺身站了出来。

“你的……?”老头拖长了音调,语气中很明显的不信,与戏谑。绿豆大的眼睛盯着翠西,上下打量,眼神非常的玩味。

翠西挺着背昂着头,努力与老头对视:“……前,前两天有船沉了,一箱行李漂到这附近,我……我看它漂亮,就捡回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老头似恍然大悟,夸张的点点头,语气非常的意味深长。。

另一边,麦子也已经被两个仆役全都搬了下来,老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翠西一眼,将衣服随手丢在地上,转头离开。

几个仆役和两个保镖跟着老头离开,毫不在意的踩在那件被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上,粉嫩的衣服上多了几个零碎的脚印,以及两道漆黑的轮胎印。

一行五人已经远离,周围沉重的气氛陡然一松,翠西两脚一软,坐在了地上。

包头整形美容手术
包头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包头整形美容医院
包头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包头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