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源资讯网 > 星座

破天 308.第三百零八章 密谋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2:10

破天 308.第三百零八章 密谋

夜晚,皇宫之中。

诸葛飞眯着眼睛盯着桌子上的锻玉剑,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圣上,依奴才来看,或许,或许,那个丹家后人真的是撞了大运也说不定!”太监总管安德海站在皇帝身后,双腿竟是有些不自然地抖动。

诸葛飞做了一个深呼吸,强自压下心头的怒气,冷冷说道:“这个丹家后人,必须要杀!”

安德海闻言身体微微一个哆嗦,伴君如伴虎,他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在皇帝盛怒的情况下,安德海从来都是谨言慎行,甚至连呼吸都会小心翼翼。

“佩戴一级器师的徽章,竟然将二阶玄器炼制成了三阶玄器,这个丹家后人好像什么都难不倒他一般,这样的人,朕又岂会再留下他……”

“二十年前已经杀了一个丹家人,既然恩怨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埋下,那么,朕今天也断然没有再手软的理由!安德海啊,你不一向足智多谋吗?今天怎么话这么少啊!”

诸葛飞话语中满是威严。

安德海偷偷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强挤出满脸的谄笑,道:“圣上,奴才以为,既然那个丹轩有如此的实力,相信今年古胤王朝的器师大赛,说不定他就能给我们帝国夺得个好名次!既然要杀,早杀晚杀都是杀,我们何不等他为帝国效完力后,到那时候再杀,岂不是一举两得!”

皇帝诸葛飞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道:“安德海啊,你真是朕的智囊啊!朕的身边要是没了你,这杀人陷害的勾当,朕还真不知道找谁来出主意!”

安德海连忙跪地,磕头道:“圣上恩宠,奴才自当鞠躬尽瘁

破天  308.第三百零八章 密谋

!”

皇帝诸葛飞的脸上突然泛起一丝笑容,淡淡说道:“安德海啊,你说,朕给他安个什么罪名比较好呢?最好要有真凭实据,要让丹青那个老家伙哑口无言才行!”

安德海闻言抬起头望着皇帝,谄媚道:“圣上,奴才早已经想好一计!不知圣上还记不记得墉城前任城主袁无极之死!这件事情虽然还一直都在调查之中,但是圣上您和老奴都心知肚明真正凶手的身份!我们何不就以此事为由……”

安德海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皇帝伸手制止。皇帝忽地板起脸,似乎一瞬间,这个皇帝又从一个阴谋家变成了一心为民的九五之尊。

“是瑶儿吗?有什么事情吗?”皇帝的声音里满是父亲的慈爱。

吱呀一声,御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位身着绿衣的女子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餐盘,迈着款款的步子朝着皇帝诸葛飞走来。

来人正是凌瑶公主。安德海偷偷摸了把冷汗,有些不确定自己方才说的话有没有被这位公主听了去。

“瑶儿,今天难道不用陪驸马吗,怎么想起你父王来了!”皇帝的目光里满是慈爱,先前眼里的凶光好似一瞬间都消失个干净。

凌瑶公主巧笑嫣然,走到皇帝身边,将餐盘上的一碗羹汤端到皇帝面前,笑着道:“父皇,儿臣见你这几日忙于政事,都瘦了好多,儿臣心疼您,就亲自顿了这碗翠燕莲子羹,给父皇您补补身子!这国家大事虽然重要,但是父皇您的身体更重要!”

诸葛飞望着面前的翠燕莲子羹,心中十分温暖,伸手抹去凌瑶公主鼻尖上的烟灰,显然凌瑶公主为了这碗羹吃了不少苦头。皇帝眼里泛起疼爱,抚了抚凌瑶的脸蛋,慈爱道:“瑶儿啊,你的哥哥要是能有你的一半对父皇好,父皇也就心满意足了!”

凌瑶公主闻言,眼里明显有一丝不知所措,但是凌瑶掩饰的很好,笑着道:“父皇这是说得哪里话,哥哥不过是不喜父皇安排他的生活而已,其实哥哥心里面还是很关心父皇的!”

皇帝诸葛飞闻言冷哼一声,仿佛一提到诸葛昀,诸葛飞的好脸色便会荡然无存。

“他心中会有朕吗?如果有朕的话,也不会因为一个破税收政策,就跑去胡月边关,一年也不回来见朕一次,这一次回来,朕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这个小崽子的影!”

凌瑶闻言也是微微有些惊讶,心道自己这个哥哥是不是也有点太大胆了,出去躲了一年,一回来竟然也不来拜见父皇,这不明摆着要跟父皇作对吗?

“父皇息怒,儿臣倒觉得,可能是哥哥他刚回来,有很多公事需要处理,可能,可能一时脱不开身而已!”凌瑶公主虽然在极力劝说,但是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站不稳脚跟。

诸葛飞再次冷哼一声,脸上怒气更胜,说道:“那又如何?他再忙能有朕忙吗?不过就是不想见朕而已!不想见就不要见,朕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

“父皇……”凌瑶公主撒娇地推搡了一下诸葛飞的胸口,眼里的光芒似乎能够融化钢铁。

诸葛飞望着自己女儿撒娇的模样,眼里的怒气终于稍减了一些,慈爱的捋了捋凌瑶耳边的发丝,长叹一口气,说道:“瑶儿,你真是父皇的心头肉,朕把你嫁给周峰那个家伙,还真是不舍得了,可惜,朕也不能再把你要回来了!”

“父皇,您这是说得哪里话啊……”凌瑶公主眼里泛起一丝羞意,但是可能谁也没有看出来,这种羞意似乎有那么一丝装出来的味道。

“好了,瑶儿,父皇还和安公公有要事相商,你如今难得回宫一次,去后宫陪陪殷贵妃……”皇帝轻轻拍了拍凌瑶公主的娇背,淡淡说道。

凌瑶公主乖巧地离开皇帝的身边,朝着诸葛飞温柔一笑,这才走出门去。

门被关上了,御书房内忽的安静下去,半晌之后,皇帝眯着眼睛,缓缓说道:“安德海啊,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瑶儿的举动有点怪异!”

安德海心跳忽然加速,跪在地上说道:“圣上,奴才不敢妄加评论公主的言行!”

诸葛飞冷哼一声,瞥了安德海一眼,说道:“朕真不知道是该说你为人小心,还是该说你老奸巨猾啊……”

御书房外,凌瑶公主已经走出去很远,夜色下,她身后的两个婢女总觉得自从公主从御书房中出来后,似乎就有些心神不宁……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排行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治病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效果怎么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