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源资讯网 > 星座

央视极草广告调查青海官员称宣传有些过头

发布时间:2019-12-01 16:32:21

央视“极草”广告调查:青海官员称宣传有些过头

位于青海互助的“极草”加工基地,通过这第二道大门,员工们才能进到主车间进行虫草加工。 备受真假和疗效质疑的“极草”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生产基地里生产出来的?这个被称之为“虫草领军品牌”的企业,是一个怎样神秘的企业?“极草”为何能屡屡过关,并大比例占据市场份额,甚至有望成为“虫草第一股”?隐身在极草背后的总设计师、操盘人张雪峰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广为人知的“极草”,以及其生产商青海春天药用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下称青海春天),因为前不久职业打假人王海的举报,再度引发了舆论的重点关注。为此,钱江晚报前往青海西宁、互助等地,通过实地探访,试图展现这家号称“虫草领军品牌”企业的真实现况。小县城里的“极草”生产基地每年都要加工好几吨虫草距离西宁东北方向一小时车程,便是青海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只需10块钱,花一刻钟,就能乘出租车绕遍县城。在这里,被当地人称为虫草厂的青海春天药用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生产参观基地可谓家喻户晓。但几乎是全县唯一一块有关“极草”的广告牌,却被树在一个较偏僻的路口。上周五,钱江晚报来到这个生产基地。在外看来,这与很多普通的工厂厂房并无差别。整个地基都被钢筋围墙和铁丝围得严严实实,没有特别的许可,外人不允许随便进入。虽然出示了相关证件和手续,但厂内工作人员依旧以“上市前缄默期”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绕着整个厂区走了一圈后看到,正门之内,首先能看到的便是两个大仓库。而要进入那个长约200多米、宽约40米的主生产车间,还需通过另一道由保安把守的铁门——那里便是“极草”的出生地。由于这个基地位于互助县的东南角上,所以周边村庄里有不少35岁以下的农村妇女,被招聘进这个基地里上班,主要负责虫草清洗。“这里是2008年建起来的,我在里面干了几年了。”为了解内部情况,在周边村庄内找到了一些周末休息的该厂女工。其中一名女工张苗(化名)向描述说,上班进大门时,每个人都必须佩带工作证。进入主车间后,每个人又都得换上两套白色的卫生操作服,然后通过一个走廊,进入各自的操作区,“其中人最多的是虫草清洗车间,都是女工。”张苗说,清洗车间集中了一百多女工,每人一个小水台,水龙头不停地出水,女工们就拿一种专用的小刷子,逐根刷洗虫草,“一般每天都洗四五包吧,每包50来根。”女工们洗完虫草后,会被另一些工作人员收集好送往下一个车间自然晾干,然后便是磨粉、压制和包装的一条龙生产线,且都是德国产设备,“我们都有合同,其中也有保密协议,就说这些吧。”对于这些女工而言,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除了每月两三千的收入,还能有充裕的时间打理家庭甚至农田,自然是她们的最佳选择,“这个收入在互助算不错的,而且每天8小时工作时间,周末还有休息。但现在新招进来的人,都得是高中文凭才行。”省里领导都来视察过。据另一名知情者说,这些被加工虫草都是从青海玉树等地收到西宁的总公司,继而再运到互助进行加工,由于效益很好,备受省里重视,“此前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一辆厢式货车送虫草过来,每年都加工好几吨,这家企业的效益好着呢!据说每年都好几亿的效益,在西藏那边还建了新厂子。”寻找青海春天几经努力采访遭拒可也正是这样一家备受关注和重视的大公司,至今都对外保持着相当的神秘感。抵达青海春天位于互助县的生产基地时,正是近期最冷的一天,室外低温骤降至零下20度左右,基地周边的街道因此很清冷,只有成群的乌鸦显得十分活泛。在互助县,虽说青海春天是家喻户晓,但这么些年了,这里的人们也对这个公司也几无了解,“只知道在城东南那边,生产虫草粉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其实在前往西宁的前后,就曾多次联络青海春天,但对方都以各种理由表示不便接受采访,甚至于这家公司的地址在那里,都不愿透露。最直接的理由便是“公司处于上市前的缄默期,待上市成功后,会专门组织媒体参观。”但据青海春天的一位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过年,其实青海春天每个月都会组织有合作意向的商务参观团去基地参观。当提出,是否可以随团一起参观时,对方表示他们目前只接待商务参观,“对于媒体而言并无参观意义。”一位基地工作人员也印证,每月都会有参观团来一次,内容其实就是参观整条流水线,时间在每月10号前后,但参观时间都不长。其实就在抵达基地前数小时前,一辆载有商务参观团的大巴刚从基地驶离。紧闭的大门内外非常安静,等待了近两小时都未见有人进出。随后,再度致电青海春天位于西宁的办公处,对方依旧表示不便透露任何信息,“如果是商务参观,可以联络公司招商部门报名,我们只要接到通知,便会安排专车前往接送。”之后,经辗转联系,终于在西宁市经济开发区的昆仑东路与东新路交叉口的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内,找到了青海春天的办公地,这里距离市中心约有半小时的车程。“青海春天就在这里办公。”在拨打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后,一位工作人员印证了此信息。实际上,两家公司早有渊源——张雪峰在年,收购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并曾任董事长。但面对被挡在大门外的的采访请求,青海春天的工作人员通过门卫向表示,最近该公司领导都在开会,没时间接受任何采访。青海食药局官员:宣传有些过头 但消费者认可相较于青海春天对公司和其总设计师张雪峰相关情况的三缄其口,针对“极草”的各种神奇功效的宣扬,却是从不遮掩。近年来,“极草”虽然“不是保健品、不是食品、不是药品 ”,但又能正常入市,且依靠青海政府发文来独自“数度难关”,让人极为疑惑。其宣扬的各种神奇功效和概念,更是外界普遍质疑的关键问题之一。在此之前,“中国冬虫夏草之父”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教授沈南英就曾表示,“极草”宣传中,对冬虫夏草进行“细胞级破膜、破壁”的微粉粉碎后,“使冬虫夏草细胞级微粉精髓释放比原草提升至少7倍”的说法,毫无科学依据。但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在王海举报青海春天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方微博曾在12月11日发微博称,该局朝阳分局经初步调查,认为青海春天涉嫌虚假广告宣传,已立案调查。但这条微博随后又被删除。在春天药业西宁办公处采访遭拒后,便前往了位于昆仑东路76号的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这里与青海春天所在的办公地,相隔不过数百米。进入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大楼后,在5楼找到了该局法宣处。面对采访,当刚一提及是有关青海春天时,工作人员就笑着说:“又是青海春天的事啊。”另据该局一位工作人员说,其实青海春天的生产资质都是齐全的,产品也是按合格标准生产并保证品质,所以舆论其实不必太质疑它,“功效宣传上可能是有些过了,但在市场上,消费者是认可的。”至于有关青海春天和“极草”更详细的情况,青海省食药局的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是很清楚。此后,给青海省食药局留下了9个有关青海春天的问题,但该局在次日通过邮件表示,所有问题让参考2014年12月8日在该局政务站发布的《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说明公告》。而这则公告,正是在“王海打假极草”事件发生后,为“极草”正常销售,该局将之定义为“滋补类特殊产品”的公告。

二次元
期货
烘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